昔日斗鸡王今学佛断缘 遇老友叹世道人心不古(图)


昔日斗鸡王学佛断缘  今日叹世道人心不古
昔日斗鸡王学佛断缘,感叹当世人心不古。(图片来源:手绘插画志青/看中国)

【续斗鸡王传奇人生  叹世间人心不古

昔日斗鸡王贾昌随着世道的变迁而遭不幸,他潜心学佛,断绝世缘。与老友相见时,感叹往日唐朝的鼎盛景象而对当今世道人心不古之乱象唏嘘不已。

往昔“神鸡童”荣华富贵  当今出家人断绝世缘

由于安禄山攻下了洛阳,皇上只能逃离都城。而贾昌由于伤了脚,无法再去寻找皇上,只能肚子进了南山。他每逢到了在皇帝面前斗鸡的日子,就会面朝西南放声痛哭。

安禄山当年到京城朝见皇帝时,就在横门外认识了贾昌。等到他攻下东西二京后,就在长安洛阳两市用千金悬赏寻找贾昌。贾昌便改了姓名,寄住于佛寺。他扫地敲钟,把精力用到供佛上。等到太上皇回到兴庆宫,肃宗已在另外的殿中登上皇位时,贾昌回到了原来居住的地方。

由于贾昌居住的房子已被兵士抢掠,家中没剩任何东西。贾昌穿着粗布衣服,面容憔悴,他也不能再入皇宫了。第二天,他又出了长安南门,在招国里的路上遇见了妻子和儿子。他们都脸色枯黄暗淡,儿子背着柴禾,妻子穿着旧棉袄。贾昌和他们聚在一起哭了起来,最后跟他们在路上诀别,然后就永远离去了。

后来贾昌栖息在长安佛寺,向高僧学习佛家学说。大历元年,贾昌随着资圣寺的高僧运平住在东市海池,建造了刻有陀罗尼经咒的石柱。他学写字,已经能记下自己的姓名;读佛家经书,也能明了书中的深刻含义和高妙的道理,并以善心感化民间之人。

贾昌还建造了僧房佛舍,种上了美丽的花草和甜美的果树。白天就用土培根,提水浇竹,晚上就在禅室中打坐。建中三年,运平和尚人寿已尽而离世。贾昌完成丧礼后,就在长安东门外的镇国寺东边建了一座塔,把运平的遗骨放在了里边。

贾昌在塔的周围亲手栽了一百棵松柏树,还在塔下建了一个小房子,自己住在里面,早晚烧香洒水扫地,如同其师父生前那样侍奉。

顺宗在做太子时,曾经施舍过三十万钱,替贾昌建造奉祀高僧遗像和读经斋戒的屋子,同时还建了外屋,以备流浪的百姓居住,但会收取一点租费。于是贾昌每天喝一杯粥,一升浆水,睡在草席上,穿的是粗丝绵衣。除掉这些,剩余的钱财全都用来供佛。

贾昌的妻子潘氏后来也不知道到去了何处。贞元年间,贾昌长子至信在并州当兵,随着大司徒马燧入京朝见皇上,并到长奉里探望过贾昌,但贾昌就像没生过这个儿子似的,跟他断绝关系,并让他离开。

次子至德回来后,到洛阳市贩卖绸缎,来往于洛阳长安之间,每年都向贾昌献上金帛,但贾昌一次也没有收下过。于是两个儿子都走了,贾昌从此再也没有跟他们往来过。

遇老友倾吐心声  叹当今世道变迁

元和年间,颖川的陈鸿祖带一个朋友从春明门出来,看见竹子柏树长得很茂盛,烧香的烟味在路上都能闻到。二人便到塔下拜见贾昌。他们光顾着听贾昌说话了,不知不觉天色已晚,贾昌便把鸿祖二人留宿在读经斋戒的屋子中,向他们叙述自身的经历,并且讲得有条有理,谈话内容自然就涉及到朝廷过去的一些制度。

陈鸿祖询问开元年间治乱情况,贾昌说:“老夫少年时期,以斗鸡向皇上讨好,皇上把我当成歌伎戏子一样养着,家住在外宫,哪能知道朝廷的事情?然而也还有些值得跟你谈一谈的。

老夫看见黄门侍郎杜暹出朝担任碛西节度使兼职御使大夫,开始凭借国家的风纪法度来威镇远方;看见哥舒翰镇守凉州时,攻下石堡,保卫青海城,从白龙城出了发,越过葱岭,使铁门关成为边界,总管河左道,七次任命才兼任御史大夫;又看见张说统辖幽州的时候,每年入关,总是用长辕大车,运送河间、蓟州百姓交纳的缯和布,连续不断涌入关门。

运进王府的只有江淮的细绞和绉纱,巴蜀的锦绣,还有后宫妃嫔们玩耍的东西而已。河州敦煌道每年都屯垦,充实边防军的粮食,多余的小米转运到灵州,再由黄河水运东下,存入太原的粮库,以备关中荒年时食用。关中的小米,都储藏在百姓家里。

天子到五岳去,随从的官员坐满了千辆车万匹马,但都不用百姓供应吃喝。老夫碰到节日和伏天、腊月回家休息的日子,走在城市的市场上,常看见有卖白衣衫、白叠布的;走到街坊邻居当中,看到有人用祈祷治病,方法是用墨布一匹,如果出重价还买不到,就用裹头的黑色丝织品来代替。

近来老夫拄着枴杖出门,走到十字路口,向各个方向细看,穿白衫的人不满一百人。难道天下的人都当兵了吗?开元十二年,皇帝下令:中书省、尚书省、门下省的侍郎有缺额时,先选用曾经担任过刺史的人;郎官有缺额时,先选用曾担任过县令的人。

到老夫四十岁时,中央三省官员,有点治理刑狱才能的,官职大的便到州郡去做刺史,官职小的做县令。从老夫住在大道旁边以来,时常看到有州郡长官在此歇脚,他们脸色惨淡,不高兴朝廷的裁减和罢免,让那些人去管理州郡里的事。

开元年间选用人才,只看孝悌和办事才能,没听说用什么‘进士’、‘宏词’、‘拔萃’等就可以选出人才的。我谈了大概就这些。”说完贾昌流下了眼泪。接着他又说道:“太上皇在位时,北面使游牧民族称臣,东面使鸡林国称巨,南面使滇池国称臣,西面使西方少数民族称臣,三年他们来朝见一次。

朝见时的礼仪很隆重,接待时的恩惠也很优厚,给他们穿上锦絮,供给他们酒饭,让他们把事情办完了就回国,京都不留外国来宾长住。现在胡人和京都的人混杂在一起居住,娶妻生子,长安的少年都有胡人的思想了。你看看首饰靴鞋服装的样式,已不跟过去相同,这能不算怪现像吗?”鸿祖听了,默然无语,不敢应声就离开了。


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。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。 打赏

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

评论


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1 - Kanzhonggu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x
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,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。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。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。 详细隐私条款. 接受
头头体育官网